第197章,七岁的宋文清

姬采言在心里默默的算了一下宋文清的年龄。

明成三十年,宋文清大概是六七岁的年龄。

姬采言挑了挑眉,不知道宋大人小时候是不是也经常绷着一张脸,天天一丝不苟的遵守礼仪。

身后突然传来马鸣声。

姬采言回头,身下的马匹也发出了嘶鸣声,在回应身后的马。

还没有看到是谁,姬采言就知道来人是自己的师父。

速度稍微放慢了一些。

不一会儿,商黎骑马和姬采言并肩而行。

“师……商公子,你怎么来了?”

姬采言差点脱口而出的师父二字,让商黎嘴角微微勾起。

假装没有听到。

“我去陵州有些事情,没想到恰好你也在路上。”

商黎瞥了一眼姬采言腰间挂着的玉蝉。

对于他来说,从明成二十三年,到明成三十年,七年的时间过去了。

姬采言脸上的容颜未改,腰间挂着的压裙角的玉佩也一直都是这枚玉蝉。

他明白,姬采言是未来之人。

也明白,姬采言是东宫那位还未出生的嫡女。

占卜之中,命定之人不可得的缘由,他想到了。

大抵就是年岁。

君生吾已老。

但他并不觉得这是死局,绝对不是不可破解的死局。

姬采言既然能从未来来到现在,他又为何不能去未来。

亦或者,世间为何不能有长生?www.djyru.com 枇杷小说网

商黎敛去眸子中的情绪,语气轻快,

“小言这次准备待多久,再回家?”

每次匆匆一别,最多也不过相处几个时辰。

“这次多待几天,看情况吧!”

姬采言自然不会真的停留在古代一个月,怕在古代停留时间太多。

那些“非人”的系统主神之类的,会检测到。

“嗯。”

商黎应了一声,多看了一眼姬采言腰间的玉蝉,问了一声,

“你腰间的玉蝉颇有灵性,更是上好的玉石,是在哪里得来的?”

“这是我朋友赠送的。”

姬采言一想到宋文清,脸色都变得温和了许多。

那个总是一本正经的朝着她行礼,恭恭敬敬的宋大人,是否小时候也这么严肃呢?

商黎听到姬采言的玉佩是朋友送的,又多看了一眼。

玉蝉的雕刻手法,和外观已经牢记在心。

他想着,若是寻到这块儿上好的玉石,也一定能雕刻出来一个一模一样的玉蝉。

在未来的某一天,送给特定的人。

……

陵州。

距离县城不远处的宋家村里,许多人感染了瘟疫。

这次的瘟疫不是那么快就要人性命,而是类似感染风寒。

传播速度极快,几乎是一晚上的功夫,整个村子,甚至整个陵州的人都感染了风寒。

感染的症状就是发热、咳嗽,身体无力。

年老体弱的,撑不住去世的,也有不少。

宋家村,一个破旧的茅草屋里。

一个年仅七岁的小男孩,身着破旧的衣服,蜷缩在满是稻草的床上。

他白皙的脸上挂着淤青,身上的破旧衣服依稀能看出来是锦衣。

衣服下,遮盖着不同程度的伤痕。

一根手指,诡异的扭曲着,已经骨折了,已来不及顾念。

他叫宋文清。

老家的确是宋家村的人,只不过他是在陵州城里长大的。

家中本颇有钱财,奈何引来家中大伯的觊觎。

父亲母亲惨死土匪手中,陵州的钱财也被大伯一家霸占。

父母的掩护下,他从土匪手中脱险,一路颠沛流离,勉强回到了宋家村。

这是他的老家,也是宗族在的地方。

父亲经常给宗族捐献钱财,陵州有大伯一家在,他根本进不去陵州城,最好的方法就是来这里报官。

有宗族在,也能讨个公道更何况。

逢年过节,他都会和父亲母亲来宋家村,知道村子里的长辈都向着他们一家人。

来这里,报官,查探父母之死的原因,奈何瘟疫袭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报官到底有没有用处,但好歹是宗族一家,总归能庇护他一时。

谁知,宗族的那些老家伙,得了大伯一家不少好处。

没有人愿意向着自己。

所有人都站在他的对立面。

他躺着的茅草屋,也不过是距离宋家村最远的一处废弃的院子。

宋文清瑟瑟发抖的躺在床上,好几次都伸出脚,塔在了地面上。

无力感袭来,脚根本站不住,每次都是瘫软在地上。

脸上因发热烧的红扑扑的,浑浑噩噩间,响起了宗族之人的话。

“你爹是被土匪杀死的,为什么土匪不杀别人,只杀你爹娘?肯定是你爹娘为富不仁!”

“你大伯收了你家的钱财,也是为你爹娘积德,给你爹娘做法事花了不少银子,你应该感谢你大伯一家!”

“你爹娘早已经离开宋家村,村子里的老宅土地都是你大伯家的,没有你的地方,你赶紧离开宋家村吧!”

“报官?我们不可能带你去报官,昧良心告你大伯么?你大伯可是给了宗族好大一笔银子修缮祠堂!”

“告官的话,老祖宗都得生气!”

……

“咳咳……”

小宋文清咳嗽的声音很小,已经没有力气折腾。

想到父母的冤屈。

小宋文清咬着牙,再次踩到了地面上。

腿一软,又无力的躺在了地上。

小宋文清意识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如果再不想办法,就只能死在这个破旧的茅草屋里。

他不能死。

他不是在意自己的这条命,父母之仇未报,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小宋文清咬了咬牙,仅仅只靠着双手朝着前面移动。

还没有移动出茅草屋,手上就被磨出了血液。

小宋文清已经感觉不到手上的疼痛,严重的高烧让他来不及思考别的问题。

浑浑噩噩之中,只有一个念头,为父母讨一个公道。

他太小了。

不过六七岁的年龄,就算是和大伯一家拼命,也不过徒劳。

打不过,甚至还被打了一顿,扔出了陵州城外。

他想给父母讨一个公道,真相大白于天下。

一步,两步……

地面上逐渐多了一道血痕。

小宋文清眼睛烧的通红,靠着仅存的意念,一步又一步的朝着一个方向爬。

不是村子里的方向,而是隔壁县城的方向。

陵州城不行,宗族不管,他就去隔壁县城报官。

隔壁县城也不行,他就爬去京城。

就算是死,也得死在去报官的路上。

求推荐票。

推荐阅读:

真千金改剧情后,假千金绷不住了 重回高考前,学霸娇妻狂赚五百亿 女神的贴身医王 秦羽林清雅 穷鬼的上下两千年 赘婿神皇 龙与少年 徐坤李云龙楚云飞冒牌男神 吾兄冠军侯霍光霍仲孺 剑仙大人重生日常 戍边三年,朱元璋请我当皇帝! 三国杀马忠传 布衣枭雄 帝女昭阳:重生之凤逆九天 千尾花翎 婚变99天 我有百倍修炼速度 帝武逆神 腹黑宝宝:弃妃妈咪耍大牌 电影世界修仙传 太子的超龄女友 人在鬼灭,开局扮演凯多 双双金鹧鸪 修真界软饭王 自命 她是剑圣 谜踪之国 老实人 复仇娇妻:总裁怕了吗 无尽的地平线 超级人工大脑 六道教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