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姬沐安之死

深夜,温府。

温礼拿着一本书,正在批注。

绿豆大小的灯摇摇欲坠,随时熄灭。

偌大的温府,安安静静。

温礼看着眼前的书籍,偶尔会有些恍惚,总觉得回到了女儿还没有出阁的时候。

女儿很文静,府邸里也是那么安静,可他就是很安心,因为唯一的闺女在家中。

这几年,府邸里除了他,就只有管家小厮,越发的落寞了。

彭彭嘭!

书房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温礼手指微微颤抖了一下,声音带着一丝镇定,

“进来!”

吱呀一声,门开了。

“外公,废太子一家回皇宫了,直接回了东宫,圣上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一个眉距宽,一脸凶相的男子走了进来。

直接坐在了温礼的面前。

“沐安,此事不要着急,圣上偏爱废太子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天师又站在你父王这边,太子之位必定会是你父王的。”

温礼看向姬沐安的脸事,有些复杂。

眼前的外孙,真的还是他的外孙么?

他是知道自己的那个外孙的,每次见面的时候,都仿佛是一头只知道杀戮的野兽。

如果不是那是自己闺女的儿子,唯一的儿子,他也容不下他。www.djyru.com 枇杷小说网

不知为何,三年前,姬沐安突然变得和善了起来,脸还是那张脸,但眼中的神情已经不是从前那种只知道杀戮的眼神了。

有的时候,他甚至怀疑姬沐安,他的外孙已经死了。

眼前的只是替身。

可他不敢细想,如果姬沐安死了,他女儿温筝也死了。

他留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

“明日乐琴姐姐会去参加牡丹宴会,外公你也去,到时候你们一起把妖女的名头,推在姬采言那丫头身上。”

“利用你的力量,摸黑废太子一家。”

姬沐安理所当然的指使温礼。

“好。”

温礼混浊的眸子盯了姬沐安一会儿,突然问道,

“你三年前,去过废柴村么?去见过姬采言么?”

“姬沐安”耳边,有一道微不可查的痕迹。

是戴人皮面具留下的痕迹。

只一瞬间,温礼之前不愿意想的事情,涌上心头。

“姬沐安”的眼神变了,不是他变好了,而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姬沐安”死了。

温礼不傻,他饱读诗书,却也明白自己只要活着,姬乐琴和姬沐安就一定会是王府里的嫡子嫡女。

哪怕温筝再不被王爷喜爱,正妃的位置一定不会被人抢走。

姬沐安是嫡子,是世子,在大王爷没有成为太子之前,是一定不会死的。

哪怕大王爷也看不上姬沐安。

姬沐安,到底是被谁杀死的?

“姬沐安”看着温礼混浊的眼睛,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这老狐狸,还挺精明。

他已经尽量避免和温礼相处,也尽量学着姬沐安的模样和人沟通。

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

姬沐安,不对,应该是姬沐修。

姬沐修镇定自若的摸了摸戴着的人皮面具,缓缓的开口,

“三年前我的确去了废柴村,被姬采言打了半死,险些丢了性命。”

“父王比较看中我这个嫡子,各种药材吃着,勉强捡回来一条命,当时没有告诉外公,还是怕外公担心。”

“父王说,母妃去世之后,你对他有意见,若是知晓此事,定然会更不待见他。”

姬沐修戴着姬沐安的脸,半真半假的说着。

他不知道姬沐安是怎么死在他床上的,反正把锅推给姬采言就对了。

既然温礼知道姬沐安死了,那就把矛盾推给废太子一家。

只说不让温礼知道当年的事情,是因为父王怕温礼对他有意见。

温礼混浊的眼睛动了动,心中有哀伤,却没有留下眼泪。

他是知道的,王府里经常处理一批又一批的下人,基本上都是和姬沐安有关系的。

他那个外孙,是天生的恶鬼。

死了,就死了吧!

那个位置,注定不是温家的血脉能染指的。

不过……姬乐琴,真的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血脉了。

“乐琴姐姐说,明日她也去,你一定会帮乐琴姐姐的吧?”

“乐琴姐姐的腿,到现在都没有好,只能是一个坡子。”

姬沐修垂着眼睑,用姬沐安的脸装作一副落寞的模样。

“好,明日我去。”

温礼混浊的眼睛看了“姬沐安”好一会儿,沉沉的叹了一口气。

这才点头同意。

他若是不同意,乐琴她定然会更苦。

“那明日就等外公的好消息了。”

“姬沐安”朝着温礼笑了笑,抬脚就朝着外面走去。

哪怕已经是深夜,也不在温府留宿。

温礼看着“姬沐安”的背影,眼中愈发的迷茫了起来。

当年,把筝儿嫁给大王爷,是对还是错?

姬书辰他和筝儿没有感情,可筝儿又非太子不嫁,他极力的撮合,也没能改变太子的心意。

后来,后来筝儿是怎么说的?

她说她一辈子不嫁,一辈子在家里做姑娘。

他又是怎么说的?

他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由不得她。

既然太子不同意,那便嫁给别人。

嫁给谁都是嫁。

他选了大王爷。

筝儿浑浑噩噩,也没有反对。

为什么选他呢?

仅仅是因为他出入温府频繁,不嫌弃女儿的无视,一心求娶么?

不,不是,他门下的学生,也有不少与大王爷一样的想法。

看中的不是筝儿,是温家的门庭。

他也是在气,气姬书辰不给他这个老师面子,为什么不能在东宫给筝儿一个位置。

又在幻想,大王爷也是皇子,东宫的位置,筝儿未必不能回去!

“唉……”

“筝儿,早知今日,为父定然会依你,不再让你出嫁。”

温礼混浊的眼中落下泪来,用手去擦脸上的泪,却越擦越模糊。

总觉得小时候的筝儿还在身旁,想要去说一声话,却得不到回应。

温礼步履蹒跚的回屋,又坐在了桌子前。

拿起面前的书籍,继续写着批注。

这本书,是筝儿未出阁时写的诗词。

里面有着小女儿家的心思,有太子的名讳,有朦胧,有哀伤。

从一开始的春心萌动,到后来的心如死水。

再后来,筝儿连一句父亲都不愿意叫了。

求推荐票。

推荐阅读:

半岛,从和光北做队友开始 透视神医 混元开天 狂龙战尊 我活了十万年 校花女友分手后,我觉醒认知系统 大唐:我将臣,开局打造僵尸军团 李华阳镖王梧桐树下的莽汉 祖蛇 嫡女毒又娇,太子亦折腰 人生模拟器:我开启了人生简单模式 末世之温瑶 假太监:皇后只宠我一人 辽金演义之悲情英雄 欢宠小师妹 二爷,快去救你老婆 随身空间之程家九妹 柳依依起司甜饼 穿越异界的无敌特种兵 逍遥弟子都市行 仙路之步步深渊 龙珠之帝王传说 炎护 神奇宝贝之幕后 全球复苏:星空下的神殿 我家妻主超高冷 霸世文明 华娱大导演,影后制造机 名医 我有一幅山河社稷图 傲气冲天 我有吞噬邪龙分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